来源:2018-12-29 16:19:00 热度:

猎豹移动傅盛:人工智能将极大提升社会效率,行业壁垒正在消失

A I中国网 https://www.cnaiplus.com

12月28日,猎豹移动董事长兼CEO 傅盛出席人民网人工智能合作伙伴大会,并发表主题为“机器人助力中国服务产业升级”的演讲。

在演讲中,傅盛表示,人工智能的发展极大地提升社会效率,并且把过去在每一个行业不同的专业化知识,变成了统一的底层技术,行业的界限正在不断消失。

傅盛认为,相比于技术能力,落地应用能力才是中国AI创业者最大的机会。“尽管我们是在做人工智能的技术,但是我们一定要找到一个落地点,用市尝用户的需求来驱动技术改进。”

服务接待机器人豹小秘12月开始量产。但傅盛认为,量产只完成了第一步,最重要的一步是真正的落地到各个场景上,让用户真正能用起来,在降低用人成本的同时实现更好的标准化服务。目前,从智慧政务、智慧导览到智慧会务,猎豹移动机器人智慧解决方案已经在多场景落地,全国遍地开花。

同时,在此次AI合作伙伴大会,人民网宣布成立人工智能研究院,猎豹移动及其他十多家人工智能企业达成了战略合作。未来,猎豹移动将携手行业伙伴,共同推动中国服务产业升级。

以下是演讲全文

今天非常荣幸参加人民网主办的AI合作伙伴大会。猎豹移动虽然是一家很年轻的公司,但是一家很早就开始全球化的公司。我们成立于2010年,那个时候中国的移动互联网行业处在血海般的竞争状态。我意识到中国的竞争太激烈了,于是我们放眼全球,发现那个时候全球的移动互联网也在蓬勃兴起。

2012年我第一次去美国时惊喜的发现,美国的工具和安全软件排行榜上那些APP都很难用,和我们自己做的相比都有差距,我就意识到一个现实,就是在移动应用开发领域,中国已经开始不知不觉领先了。

移动互联网热潮退去,AI将是新的技术革命

那个时候我在想,有没有机会利用移动互联网,做一家全球化的移动互联网公司。所以,我们就和很多的中国公司不一样,优先发展了海外战略。从2012年到2014年,我们花了两年的时间,将移动互联网用户从零做到了月活跃超过4个亿,如今,猎豹移动有大概近6亿的月度活跃用户,70%的用户是来自于海外,海外收入占了一半以上,我们有20%的用户来自欧美国家,这是我们这家公司的特色。

我们很早就开始投资了美国的高科技基金和以色列的基金。2014年在纽交所上市的时候,我给我自己一个命题,如果移动互联网这波浪潮过去了,下一波的浪潮会是什么?

我不是技术出身,但是AlphaGo这件事情,我深深地被震撼了,我意识到人工智能可能是一场技术革命。我认为这场技术革命的意义有两点:

第一,效率得到极大提升。

第二,把过去在每一个行业不同的专业化的知识,变成了统一的底层技术。

人工智能逐渐消除了各行各业的知识壁垒和技能边界,使得一家公司可能既有视觉识别的能力、语音识别的能力,也有可能在无人驾驶等具体行业施展身手,这是它的魅力所在。而且,它把所有人的智慧集中在一起,当底层算法、芯片研发上变成了一个大一统的底层架构时,人工智能的迸发力就可能非常非常强。

而且,我还认识到一点,人工智能虽然是一次技术的革命,但是它并不是一个大公司可以垄断的东西。反过来说,它使得过去很多技术的积累,本质上变得没有意义了。比如说在人工智能出现之后,原先用模式算法进行的人脸识别积累会瞬间被替代掉。

所以,像我们这样不是太大的公司也有弯道超车的机会,我们当时就想一定要All in AI。我自己从小也是喜欢摆弄机械,后来我也在想,也许机器人是一个更好的切入点。

宏观政策助推人工智能产业发展

我们也非常的幸运,看到了国家出台了各种各样的政策,对人工智能的支持非常大。

站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来看,我的总结是,中国改革开放的前40年是衣食住行得到满足的40年。本质上是由于我们在衣食住行、吃喝玩乐的基本水平上有巨大的差距,所以在前40年的时候只要粗放型的经营,我们就能获得很大的体量增长。

虽然我不是搞经济学的,但是有一次我跟一个企业家朋友探讨过“中等发达国家收入陷阱”这件事。很多国家的人均GDP到了1万美金的时候,就出现了一次瓶颈。我们从企业的角度去分析为什么会这样,为什么其他国家迈过了这个坎?

后来我们发现,如果人均GDP到了1万美金可能就到了衣食住行、吃喝玩乐基本需求被满足的状态,这个时候唯一能够有机会跨过这个陷阱的,可能就是技术的突破,找到新技术的落地点,用新的技术去提高整个社会的效率、企业的效率,用新技术创造出新需求。

虽然经济是一个很宏观的事情,但它一定是由微观组成的。

从宏观角度看,国家在这个时候出台这样的法规、政策去支持人工智能行业的发展。我们这样的创业者感到很幸运,也觉得这是一次很大的助力。因为,从一项技术的出现到产品落地再到最后形成产业化,有一个很大的鸿沟。这个鸿沟的跨越,有时候是要靠市场,但是国家的扶持和指导,还有包括产业的配套也是非常重要的,有可能会缩短技术的代差。

从微观角度看,如果我们找到这样一个技术的浪潮,怎么才能够使这样的技术真正的变成一个产业。人工智能对技术的要求非常高,但是等我真正进入人工智能领域以后,我发现其实它跟互联网一样。我个人认为,今天我们所定义的深度学习,应该在具体的场景落地了。

定义场景、做好落地,是AI创业者最大的机会

大家都知道移动支付,这是国人引以为豪的新“四大发明”之一。我们今天的优势就是真正把支付这个场景的易用性做到了全球第一。落地应用的能力,已经是中国互联网公司,甚至是中国整个创业者最大的机会。所以我们自己的团队就说,尽管是在做人工智能的技术,但是不能单纯的讲技术,我们一定要找到一个落地点。一定要用市尝用户来驱动我们技术的改进,我们应该有更快的迭代速度。

我们的技术在小米的小爱同学接入,现在小爱同学80%的语音转文字工作都是我们处理的。一开始,它接入10家的语音转文字的引擎,我们的技术第一天接入是排名第十,我们用一个月的时间就变成了第一,其实核心就是靠快速的迭代,靠场景化的迭代方式去完成的。

今天中国的整个互联网如此之发达,其实互联网的本质还是一个服务业,我们可以把互联网的思想用AI武装起来,变成一个落地的产品,行业有一个问题,真正能够在某一些垂直场景实现替代人,是一个艰苦而卓绝的工作。当时我们就选择做服务行业的机器人。而且我还提出了一个词叫“真有用”机器人。首先是要定义好场景,把它定义地极清晰。如果我们今天强调一款机器人这也能用那也能用,这件事至少我是做不到的,例如我们的服务接待机器人豹小秘,只要在这个会场里把接待引领这件事做到了,就实现了某种程度上对人的替代。

用互联网技术推进中国服务产业升级

最近被朋友圈的一篇文章刷屏了,内容是说今年我们的出生人口不断下降,降到了1000多万,可能中国会更早的进入老龄化。

另外,90后不愿意做服务业,服务业的离职率很高。今天越来越少的农民工进城,越来越少的廉价劳动力去填补城市生活的缺口,我们可能只有用技术的手段才有机会完成对社会结构的改变。

同时,保持高水准的服务水平也很难。但是机器可以做到。它可能一开始比较笨,但是所有用户的问题都会变成场景数据,机器用互联网的方式在后台直接更新,它的知识库积累的越全,它在一个垂直场景下的表现就越好。

所以,我认为AI是今天我们谈机器人的一个前提,机器人一定不只是机械制造,机械制造只是一部分;也不仅仅是互联网,因为如果没有AI这个接口,这个设备它不具备感知能力,它不会知道谁来了,不会知道他说了什么。

今天的机器人,其实本质上就是一个以AI为基础能力,再加上硬件的协调能力,再加上软件不断地定制化能力,再加后台的大数据服务实时更新的支持系统。

以前我们一直说互联网的效率高,是因为互联网上所有的用户行为全部都是数据,你的点击、停留、搜索,这些就变成了互联网决策的基础,我们说线下的效率不够高,是因为每个人来了,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来。今天由于有了AI,摄像头真正开始认识人了,麦克风真正可以把用户的询问变成搜索了,这个时候其实可以变得和线上的效率一样高,而且更场景化。

所以,为什么今天互联网公司都在布局线下,都在走产业互联网的道路。除了说互联网的红利竞争已经到了一 定的程度,还有就是技术手段达到了,AI真的可以使线上线下的效率一样高,而且线下更场景化。

机器人行业还处在早期阶段

猎豹移动投资成立了人工智能公司猎户星空,专注于AI底层能力和机器人设备的制造,但是今天的机器人行业,或者说人工智能行业,都处在行业的早期。刚才跟赵总说,他说你们室内的导航都自己做的?我说是,本来我们想去买一个机器人的底盘装在上面,发现底盘可能要10来万,因为技术的太早期,算法融合不够,你可能就要买最好的激光传感器,一个激光传感器几千块,再加上好的芯片,成本造价怎么都下不来。

后来我们一方面加强软件的算法。另一方面,有很多的创业公司开始做这种廉价的激光,我们用一些融合性的算法去做一些比较便宜的激光雷达,比市场成本可能少70%、80%。

在芯片上,如果以人脑的结构来看,我们的视网膜本身就是一种计算芯片,摄像头本身就可以是一种芯片的能力,我们也有一个首席科学家做了好多年芯片,并且已经正式加盟我们。我们觉得其实连芯片这个行业,都可能被人工智能这个产业链带来一次革新的机会。

刚才讲的机械臂也是这样的,我们也许没有那么精密的机械臂,但是利用摄像头的AI识别图像,去完成末端定位,这就使得对它精度的要求可以下降。今天能卖几百只、上千只机械臂的公司,就算是一个很大的机械臂公司了,但是也许未来我们需要100万只手、1000万只手来满足中国劳动力不足的问题,这样就需要用更低成本的方案再加AI技术。

今天你要做一个手机,你可以在一个元件上找出很多家供应链公司,但是今天你要做一个机器人,对于这些做手机的元件厂商来说,你的体量都太小了,尽管我们一次下单可能是最大的行业公司了。但是相对手机动则百万的产业链规模,今天整个机器人产业链都极不成熟。

我们现在也开始开放我们的一些能力,我们希望能够去更多的接入更多的知识库、更多的合作伙伴,甚至我未来可能会把我们整个的构架都开放出来,因为我认为只有这个产业规模大了,有了供应链,机器人的成本才能降下来。

多场景落地,机器人量产只是未来第一步

我们今天已经开始在一些政务大厅落地。我们就是要求能够真正地热情饱满地解决百姓一些常见的政务问题,这些政务问题是可以被数据化的,而且它解决这些问题以后,我们还知道百姓关心的是哪些问题,每天咨询量最高的是什么问题,还可以反馈给政府部门提供决策支持。

在博物馆我们已经快速地落地,很多的博物馆都很主动的来找我们,因为它可以充当导游。博物馆给我们的数据是,一台豹小秘大概是3-4个导游的工作量。

会务方面,我们在最近海南的冬交会上投入了30台豹小秘,基本上在场馆的每一个角落都有我们的机器人。

除此之外,因为我的梦想一直是机器人可以装上一只手,但是我不想装上一个只会动两下吸引眼球的手,而是一个真正能干活的手,所以我们也研发了机械臂,在研发机械臂的同时,我们也可以用机械臂去给你冲泡一杯标准的咖啡。

基于猎户机械臂平台的豹咖啡,在国家博物馆改革开放40周年的展上有幸亮相,代表改革开放的一个小成就,我们自己的机械臂还在试产,同时,我们也在采购一些国产的机械臂,用一些AI的方式让它更好地去完成一杯金牌大师水平的咖啡。

我们的服务接待豹小秘机器人是从这个月开始量产的。量产的时候我就跟同事们说,量产只完成了第一步,最重要的一步是真正的落地到各个场景上,让用户真正能用起来,让购买我们产品的用户,真心觉得比雇一个人还要便宜,而且实现更好的服务标准。到现在这个阶段,就要发挥互联网的优势,让我们的产品每一两周都会有一次变化,针对不同的场景,有不同的软件的升级。

所以,我们现在也开始跟各地的代理商、合作伙伴、政府也都在不断地加速这样的落地。

我们还做了翻译棒,售价299元,待机180天,目前支持了6门语言,是京东和天猫同品类销量数量第一的产品。

其实我一直认为人工智能是一场科技革命,但是科技本身最后还是落地在消费者用得起、很好用的产品上。作为创业者来说,我们其实不用过大的夸大黑科技的作用,我们应该把人工智能当成当年互联网技术。我们真正想的是,如何让它变成消费者真正好用、可用、便宜用的产品,使人工智能不是一次热潮,而是去改变我们整个社会、产品结构,甚至是改变我们企业运行效率的武器。

所以,最后非常感谢人民网给我们这次机会,特别欢迎大家都能够跟我们产生更多的互动,也希望大家去猎豹移动的总部去看一看。至于为什么一定要把前台改成无人的机器人接待前台,我说如果我们自己的产品,在自己的场景上都用不起来,我们如何去卖给客户。我觉得我不能用人工智能这一个词汇去透支市场信用,而是利用这个技术的浪潮推动我们社会的进步。

谢谢大家!

A I中国网 https://www.cnaiplus.com

本文网址:

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:人工智能报;合作及投稿请联系:editor@cnaiplus.com